用户登錄投稿

中國作家協會主管

來自千島湖的科幻作家江波:業餘時間寫小説拿下銀河獎
來源:錢江晚報 | 陸芳  2021年01月18日10:05

帶有濃厚科幻色彩的,由海寧鐵幕真文化傳媒有限公司等出品的懸疑片《緝魂》正在影院熱映,原著小説《移魂有術》作者科幻小説作家江波,也引發關注。

江波是中國科幻作家代表人物之一,清華大學微電子專業碩士。他從大學時開始嘗試創作科幻小説,讀研期間首次在《科幻世界》發表科幻作品,此後在科幻小説領域筆耕不輟。

江波的作品語言簡潔,想象汪洋恣肆,充滿科幻小説獨有的藝術魅力,多次榮獲中國科幻銀河獎。

近日,錢報記者在杭州獨家專訪了科幻小説家江波,他是杭州人,是當年以淳安縣高考第一名的成績考上清華的學霸。

清華學霸淳安人江波 成了科幻小説家

1月14日晚,在《緝魂》杭州百美匯影城的出品方觀影場活動之前,江波出現在錢報記者面前。

1978年出生的江波,戴着一副眼鏡,説話簡短而有條理,邏輯性很強,是一位典型的理工男。

他説,帶領他邁入科幻世界的是閲讀。

“我小學是在淳安縣排嶺鎮一小(排嶺鎮後更名為千島湖鎮)讀的,記得每年放暑假,每天一早就跑去縣城圖書館看書。”

江波最初的科幻啓蒙讀物,是上世紀80年代的一本科幻短篇集,“書裏面講了很多有趣的故事,屬於科普型的科幻小説”。書中有許多在當時還是腦洞大開的想法,比如換頭術、隱形塗料、機器人、冰凍長生等。

老師問小江波長大要做什麼,他的答案是“要做一個宇宙開拓者” 。

1991年,國內引進電視動畫片《太空堡壘》,因為父母不讓多看動畫片,江波會特意跟着同學繞遠道多走十幾分鍾回家,就為了聽一下劇情。“看不到,聽別人講講,想象那波瀾壯闊的戰鬥篇章也是一件很愜意的事。”

1996年江波在淳安中學畢業,以全縣第一名的成績考入清華微電子專業,是名副其實的學霸。

大三時,他參加《科幻世界》在清華組織的徵文比賽,最終這篇名為《歷史》的萬字處女作得了三等獎。

2003年,江波清華大學微電子碩士專業,同年發表科幻小説處女作《最後的遊戲》,此後筆耕不輟,代表作品有《濕婆之舞》、《時空追緝》、《宇宙盡頭的書店》等。

2015年,他的《機器之道》獲第六屆全球華語科幻星雲獎最佳中篇小説銀獎,同年《桃源驚夢》獲得第六屆全球華語科幻星雲獎最佳短篇小説銀獎。

2016年,江波的長篇小説《銀河之心》三部曲完結,2017年《銀河之心Ⅲ》摘得中國科幻最高獎“銀河獎”。

2018年《機器之門》出版, 2019年在第30屆中國科幻“銀河獎”頒獎典禮上,獲得銀河獎“最佳長篇小説”。

他説《緝魂》是一次成功的改編 因為看哭了

當日,聊起正在影院熱映的科幻懸疑片《緝魂》,已經看過電影的他表示,改編很成功。

他説,比起自己的原著小説,《緝魂》在情感上增加了不少戲份。原著小説的主線類似一個解謎過程,從陷阱到智力、勇氣,像是一個智力遊戲。

電影將原來醫生角色變成了兩個人,一個是刑警,一個是檢察官,且是配偶關係,這樣就埋下了夫妻情感線,在情感的表達上很強烈。電影是用情感來推動整個事件發展。

江波在看的過程中好幾次熱淚盈眶:“電影能夠感動我,説明改編是成功的。”

他還表示,片中男女主角在汽車上關於生死觀的那段台詞,具有哲學深意,提升了電影深度。

至於科幻元素,他表示《緝魂》將之道具化和概念化了,通過複製記憶、腦細胞生長、連接,將兩個人身份互換,在生物性上需要漫長的時間。小説中,人因此發生精神錯亂、人格分裂。電影中,這一時間縮短了,也是為了情節更加緊湊。對一般觀眾來講,這些科幻元素能看懂就行了,不需要了解那麼多。

與B站合作 代表作《銀河之心》動畫版已出預告片

《銀河之心》三部曲是江波最受歡迎的作品之一。

2016年,小説一度傳出消息有望改編成電影,讓科幻迷們一度欣喜萬分。該三部曲以星際流浪漢李約素為主角,講述了一個人類抵抗未知入侵者的故事,分為《銀河之心 :天垂日暮》、《銀河之心: 暗黑深淵》和《銀河之心 :逐影追光》

三部,壯闊的星域文明,龐大的戰爭場面,被贊是銀河系的人類史詩。

有科幻影迷表示,如果《銀河之心》三部曲能被翻拍成電影,那將是媲美《星球大戰》的國產科幻片。

當日,江波告訴錢報記者,《銀河之心》講的是太空、未來,完全脱離了人類社會,創造了一個新世界,屬太空歌劇,改編成電影有一定難度。

但他表示,《銀河之心》和《機器之門》的動畫版已有眉目。

《銀河之心》動畫與B站合作,目前預告片已經曝光。《機器之門》動畫與杭州玄機科技公司合作,也在積極推進中。

問起江波最喜歡哪幾部科幻電影,江波説是《黑客帝國》和《2001:太空漫遊》。

他表示,沃卓斯基姐妹導演的《黑客帝國》中對虛擬世界的創造等,可謂開創了一種科幻片流派。

庫布里克導演改編自科幻小説巨匠阿瑟·克拉克的《2001:太空漫遊》則是一部永不過時的經典,本身就是一個科幻類型。江波説,將科幻文學文本變成視效大銀幕作品,對提高大眾對科技的嚮往,尊重科學技術有很大好處,對寫作的人也是一種鼓勵,希望中國科幻片票房越來越好。

業餘時間寫出大部頭 時間是靠擠出來的

2003年,江波清華大學微電子碩士專業後,在上海某外資企業從事半導體研發,業餘時間從事科幻小説寫作。

記者好奇既要上班又寫出了那麼多大部頭,時間是怎麼安排的?

江波説,其實寫作並不需要太多時間,只要工作不是996。他自己就是上完班,做完家務,剩下的閒暇時間拿來寫作,有時寫得快,有時寫得慢,目前一年大概能寫作二三十萬字。

如果光靠寫科幻小説,能養活自己嗎?

他笑着表示,文學創作這行收入並不高,能上作家富豪榜的畢竟是少數,不過現在養活自己沒問題。